资讯中心Information Center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理论与探索 〉 资讯详情

宽带阻塞,谁让中国网速跑不快?

文:海得机电  来源:网上收集   2014-10-07 14:20:09 | 阅读:
 

 随着互联网在国民生活中的渗透率越来越高,中国的网速问题一直被业界所关注,宽带中国、光线入户战略曾经给过消费者一丝曙光,但时至今日,光速网络的体验还只是停留在运营商的规划蓝图中,虽然部分试点小区已经实现光纤入户,但网速并没有明显提高,以至于不少消费者开始思考:这根光纤,是用来晾衣服好呢,还是拿来捆麻袋好呢?

当宽带战略公布后,笔者曾天真地认为2012年后的带宽可能会有质的飞跃 ,但这几年真正体验过之后,才明白光纤提供的带宽也只不过是浮云。事实上,被这苦逼的网络坑了十几年后,消费者的怨气如果制成原子弹,绝对能炸平5个钓鱼岛,总之,你可以用蜗牛、乌龟、便秘、中国工人薪水的增长速度等任何与缓慢相关的词汇去描述中国的网速。

当然,中国的网速也不是没有提高,大学生们经常挂一晚上下载1.2G的日本电影,只是相比于资费和运营商的广告,真实的网速实在是欠抽。

慢慢地爬在光纤上,龟速网络何时休?

由于互联网的渗透率越来越高,龟速网络已然从一个技术和企业问题升级成为关乎国计民生的话题,除却普通百姓吃瘪网络外,与互联网直接或间接相关企业的效率也大打折扣,有位富士康的朋友曾向笔者透露,苹果的客户来大陆工厂,有一项重大抱怨就是大陆的网络非常慢,以至于Apple room里的网络都是由苹果自己的IT人员自行搭建的。

最新关于网速排名的报告来自于美国CDN服务商Akamai发布的《世界互联网状态》,据这份报告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平均网速为3.71Mbps,排名全球第79位,虽较前两年来说上升了11位的排名,但还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即便是把目光集中到欠发达的亚太地区,中国的网速也没有优势,更无法和韩国、日本、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相提并论,更加让国人们面子上挂不住的是,运营商的资费却是一枝独秀,大陆用户每个月要为1M的带宽付出高达13.13美元费用,是越南的3倍,韩国的29倍,香港的469倍…显然,如此的数据与中央构建和谐社会的宗旨非常不相符,而且超低的性价比也辱没了我大天朝在世界政治、经济大国地位,要知道我们可是办的起奥运会,GDP总额排名第二的超级大国。

此外,排名79位的带宽并不足以阐述中国网络的尴尬,据另一份互联网数据中心的报告称,“中国网民的实际下载速率,低于运营商提供的名义带宽速率”按照标准,4M带宽的下载速率为400KB/S,2M的则为200KB/S,但实际上能享受该标准的用户比率分别只有8.8%和16.5%。笔者最新安装的某运营商的20M宽带,光纤入户,下载速度峰值为1312KB/S,这还是出现在早上6:00左右,黄金时段的平均下载速度也就700~800KB/S上下,问询相关客服得到的回复大概分三种:1.您处在上网高峰期,这会有一定的影响 2. 下载工具不给力,需要更新 3.电脑系统垃圾太多,影响网速,反正就是不说自己有问题,无奈笔者只能错高峰下载,并且不断用安全软件清理垃圾。

相比于房价过高,通货膨胀,感不起冒和大学生找不到工作,龟速宽带这民生问题要容易解决多了,可几年下来仍未有起色,究其原因在于涉及的利益更加直接和赤裸裸,而且大部分消费者还未有出现刚性需求。

有位《时代周刊》的记者在谈到中国民生问题时曾一针见血:中国的问题从来就不是技术问题,他们常常纠结于面子和利益而无所适从,一个很简单的技术技术问题常常被这两个毒瘤搞得异常复杂。

现有的宽带技术早就能够提供网络光速的极致体验,在2011年SC11大会上,一个专家小组就实现了在广域网络中双向每秒186GB的传输速度,而且在中国企业内部也曾有员工爆出曾见识过20M/S的下载速度,事实上,中国普遍性的便秘宽带背后是行政垄断利润的诱惑和消费者孱弱的刚性需求所致。

目前,中国真正提供宽带业务的运营商只有两家:某运营商和某某运营商,他们分别占据市场的南方和北方,在各自地区分别享有绝对的垄断优势,以至于老哥俩早在2011年就曾接受国家发改委反垄断调查,但最终结果依然是两家独大,非国有系宽带运营商虽然数量众多,但规模小得可怜,无法与之进行有效的市场竞争,即便是中国移动采用铁通网络进行宽带市场的试水,也未形成有牵制性的影响力。正所谓店大欺客,如前文笔者亲身经历,运营商面对消费者的投诉常常是敷衍了事,而且有运营商甚至高调喊出“全世界都是假带宽”的口号来反驳。笔者姑且接受美国带宽或许只有标准的80%,英国只有41%的说法,但问题在于,广告和合同上并未言明带宽的属性,消费者也无从知晓带宽是受服务器、交换机、光端机、五类线等影响而有相关折扣,当然,最让人恼火的还是运营商在早就知道达不到标准的情况下,依然按照标准速率去收费。

世界上最纯洁的良知往往毁于对垄断利润的追求和不敢正视问题,承担责任的孬种情节,“外国提供提供的是假带宽,所以,我们提供假带宽也是合情合理的”显然,这样的说辞并不是一个行政企业该有的节操。

伪刚性需求,老百姓不知光速体验为何物

除了前文所述的技术和行业垄断问题,中国网络跑不起来,还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也即还未充分觉醒的刚性需求。

坦白来讲,笔者虽然抱怨某运营商20M的网络速度没有达到标准,但事实上,现有的网速已经能够满足大部分需求:视频直播的NBA球赛,每天例行的科技新闻浏览,和家人朋友的QQ视频,还有就是偶尔的R级电影下载。相信在中国,90%的网民的需求都和笔者相似,这也从侧面拖慢了宽带中国的进程,也反映出一个民族的小小悲哀。

韩寒曾经说过:我们是一个喝得下三聚氰胺奶、吃的下地沟油,阉割理想敢于把一辈子都按揭买房的勤恳而踏实的民族。按照韩少的说法,外国人根本不能想象这个民族的老百姓对生活质量的要求有多么低,高级的精神追求需要建立在强大的物质基础和良好的教育之上,不少中国的老人为孩子奔波一生却无暇顾及自己的生活品质,他们奢求只是远方的儿女每个月能寄来一封家书,即便是80后也同样需要为结婚、房子、晋升等忙地焦头烂额,上网时间本就少得可怜,而对网络有着强大需求的90后,或者倍受生活重压的80后,尚没有绝对的支付能力来帮助运营商们进行网络设施的再施工,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运营商仍然能攫取大量利润,也就懒得去主动升级了!

其实,伪刚性需求的出现不能怪老百姓的欲望低,他们是没有义务提示运营商:我有怎样的需求,就好像并没有任何用户跑去告诉乔布斯:我想要触屏手机,你们赶紧生产吧!真正推动宽带战略执行的力量一定是来自运营商和行政机构,运营商需要持续更新服务内容,尽快向用户推广数字电视、在线视频点播、3D游戏、视频电话等增值服务,而面对网络光纤再施工难的问题,行政机构则需发挥调控作用,主导资金合理投入…

最后,让我们齐声高喊:I have a dram, 希望笔者儿子长大时,我们真能享受到城市100M,农村20M的宽带服务。


     海得机电是目前国内非标烘箱(非标加热设备,非标设备)的第一品牌, 主要生产各种多门烘箱、蒸汽烘道、电热鼓风烘箱、干燥箱、变压器固化炉、互感器固化炉、高安全绝缘浸漆干燥箱、 换向器干燥箱、摩擦材料固化箱、天然气烘箱蒸汽烘箱、 真空加热炉、工业电炉、烘道、烘房、涂装线、隧道炉、焚烧炉、彩钢生产线、工业烤箱、 刹车片烘箱、网带炉、米线烘干生产线等加热设备。 产品广泛应用于电器绝缘干燥、摩擦材料、玻璃、建材、化工医药、皮革、汽车配件、电子元件、复合材料制造等领域。

 分享: 分享到QQ空间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校内网 添加到百度搜藏 Sina ViVi 添加Google书签 Yahoo收藏 添加到鲜果 转发到新浪微博 我要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